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保护性价值观及其对决策行为的影响

发布时间:

保护性价值观及其对决策行为的影响
行政管理领域中的保护性价值观的存在和特点,人们的价值观随时代变迁而 出现了由单一到多样、由封闭到开放、由传统到现代的转变,多元价值观之间也 存在各种矛盾和冲突.很多问题的争论实质上是价值观的争论。一些过去被视为 绝对保护的价值观禁区,被逐步打破并视为可交易;而一些过去惯于交易的价值 却越来越具有保护性。这些价值观变化既可能成为社会变革的先导,推动社会发 展进程,也可能在人们的思想观念上引起一定的冲突。另外,行政管理领域中的 价值观具有时代性和地域性。因此,对当前背景下的行政管理领域中保护性价值 观的结构、特点的基础研究,是非常有意义的。
研究根据聚类分析的结果,将各种保护性价值观划分为三大类:即“有关服 务社会大众的保护性价值观”(第一类),“与组织有关的保护性价值观”(第二类)和 “与特定公民(或群体)有关的保护性价值观”(第三类)。这样的分类结果是我们先前 没有预想到的,这与研究所设计的情境的典型性和充分性有关,也与分类的抽象 水*有关。不过,本研究的结果为上述三分法提供了支持。
无论从受保护的强度上还是从价值观特征的强度上,都能发现这两类保护性 价值观的差别:对“有关服务社会大众的价值”持有保护性的人数比例,显着高于 “与组织发生关系的价值”持保护性的人数比例,对前两类持保护性的人数比例均 显着高于“与特定公民(或群体)发生关系的价值”持保护性的人数比例;而且,第 一类保护性价值观的“故作姿态”和“道德责任感”特征比第二类保护性价值观更明 显;另外,第一类保护性价值观的“对象相关性”、“数量不敏感性、“道德责任感” 和“愤怒”比第三类保护性价值观更明显;第二类保护性价值观的“对象相关性”、“故 作姿态”,“道德责任感”和“愤怒”特征上比第三类保护性价值观更明显,只是在“故 作姿态”特征上,没有显着差异。这一方面说明在行政管理领域中,倾向于“有关 服务社会大众”的价值更加普遍而强烈;另一方面也说明,这三类保护性价值观有 着质的差别。
之所以第一类保护性价值观更加普遍而强烈,可能与*年来全社会以及中央 和上级政府对于“可持续发展”、“和谐社会”的创建的宣传和强调有关,也与当地 政府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环境污染、社会稳定等问题的切身体会和认识有

关。另一方面,这一结果也提示我们,社会应进一步倡导和强调组织间运作的价 值和与特定公民(或群体)相互促进相互协调过程中的价值。可以预期,随着“以人 为本”、“和谐社会”思想的不断深化,第二类和第三类保护性价值观的保护性水* 和特征强度将会进一步提高。当然,社会或政府部门如何引导促成公务人员正确 的保护性价值观,进而影响其观念和行为,是个值得研究的重要问题。
研究还证明了行政管理领域中保护性价值观具有假定的多种特性,即绝对 性、数量不敏感性、当事人相关性、道德责任感、愤怒情绪和故作姿态。其中绝 对性是保护性价值观的定义性特征,而其他特性的存在使得我们能够预期保护性 价值观将对人们的行为产生怎样的影响。也就是说,在一定程度上,我们能够基 于这些被证明了的特征预测在保护性价值观持有者在相关情境中的行为方式。可 见,认真分析保护性价值观的特性及其强度具有重要意义,它将成为理解保护性 价值观与决策行为之间关系的桥梁。
保护性价值观的知行一致性前面我们提到,研究保护性价值观的一个目的, 就是希望通过研究发现保护性价值观的内涵及其特性,从而能够对行政管理工作 提供更多的指导意义。同时,有研究在企业管理领域中,发现了保护性价值观的 知行不一现象,在行政管理领域中,是否也存在这种现象呢?我们认为知行一致 的结果应该是,无论在何种特殊情况下,管理者都不会采取违背保护性价值观的 行为。但事实上,持有保护性价值观的人虽然不愿意看到自己所保护的价值受到 侵犯,但他们也会认同“有时不得不侵犯”的事实。但,我们认为这种侵犯行为发 生的事实并不会影响人们对保护性价值观的保护强度,就算有影响也仅仅局限于 当次决策中。在企业管理领域中存在,在行政管理领域中同样存在。因为人们会 对自己的行为后悔。
尤其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在第四个情境(安排亲属就业)、第六个情境(扶持特 殊群体)、第八个情境(不顾群众呼声)以及第十个情境(虚报任务进度),这四种情 境下被试在行政管理活动中知行不一致的情况更为明显和多见。这样的结果一方 面提供给我们持有保护性价值观的公务人员知行不一致的证据的同时,更是向所 有关注行政管理行为的入揭示了目前行政伦理的一些薄弱环节。
保护性价值观对决策行为的影响行政管理领域中的决策往往需要多方面因 素、多个价值的考量。这些多价值的“权衡”,很可能涉及到两个保护性价值观间

的“权衡”.以往有关保护性价值观对决策行为的影响研究,主要集中在忽略(行动) 偏差或框架效应等仅涉及单个保护性价值有关的研究上,对于两个保护性价值观 冲突的研究比较缺乏。
保护性价值观影响下的决策稳定性保护性价值观与很多社会问题有关,而且 在决策过程中决策者会竭力维护自己的保护性价值观。若决策者错将本应保护的 价值视为可交易价值,就会导致背离准则的行为,如腐败、对长远和整体利益的 忽视等,此时保护性的强度甚至决定了不当交易的大小。反过来,若决策者错将 一般价值视为绝对不可交易的保护性价值,则会坐失改革发展机会,甚至在面对 交易的事实时出现极端情绪和行为等。可见,保护性价值观对决策行为的影响是 现实而普遍的,它使得决策行为难以完全用理性的权衡来解释。研究者正是发现 了保护性价值观对决策行为的两面性,故开始关注保护性价值观影响因素的研 究,认为人们对保护性价值观的坚守,在态度上比较强硬,但在实际决策中因会 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而表现出降低保护性强度的倾向.但这些结论并没有给我们 全面展现出保护性价值观在实际决策行为中的作用与影响。通过总结前人的研究 和文献,我们认为保护性价值观之所以影响决策行为,其最关键一点是保护性价 值观本身的绝对性特点,不许可交易行为发生。
保护性价值观冲突下人们决策行为的解释现实中的行政决策往往是需要多 价值问权衡,乃至是两个或多个保护性价值观的权衡。这种“权衡”问题下的决策 行为必定有一定的规律可循。本文通过对比人们在面对“一个保护性价值和一个 非保护性价值”下的决策行为与“两个保护性价值冲突’,下的决策行为以及“两个 非保护性价值冲突”下的决策行为,发现了一些现象。
行政管理领域中保护性价值观的研究对于决策理论的发展和完善有着重要 的意义。本研究突破了传统的理性决策理论认为所有的价值间都可以进行价值量 权衡的假设,提出了保护性价值观彻底否定了这点,它拒绝权衡,拒绝交易,并 认为受保护的价值是不可补偿的。不仅如此,通过保护性价值观冲突的研究,我 们发现就算价值的保护性被降低,人们在决策的时候,还是会围绕自己的最初想 法,不容易受到外部因素的干扰,不会完全按照“等价交换”来权衡和交易。这些 发现弥补了理性决策理论在解释行政管理决策行为时的局限性,为现实决策行为 的非理性方面找到了一些的解释途径。

社会上,总有人会说,政府的决策都是领导拍拍脑袋想出来的。随着政府机 构改革、政府公务人员素质的不断提高,如今政府决策越来越走向科学化,可是 任何决策都不能仅仅依靠几个数据来完成,决策很重要的便是依靠决策者的价值 观体系。如此,必定会有“拍拍脑袋”决策的味道。对保护性价值观的研究给行政 管理者或部门提供了行政管理(决策)的新思路和新方向。碰到涉及保护性价值观 的问题时,我们可以通过尊重这些价值获得决策者的满意和认同,而不再需要竭 尽所能耗费人力物力去阻止不好结果的发生。这也给我们政府的廉政建设提供了 更广阔的理论基础和实践指南。
最后,政府的许多决策都会碰到多方利益的权衡及*衡问题。本研究结果说 明:在碰到涉及保护性价值观的决策时,决策者做出的决策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就是基于为坚决维护保护性价值观的。如此,其一旦作出决定就很难受到外部信 息的干扰而发生较大的改变。决策不被其他因素所左右是政府决策的必需要素, 我们反对朝令夕改.但是,这也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如果政府决策者所坚守的 保护性价值观与广大群众所倡导或希望的价值观并不吻合的话,保护性价值观带 来的决策偏好不易被改变这点,会将决策引入错误的境地。所以说,在行政管理 领域中,树立正确的保护性价值观是至关重要的。
行政管理领域中,行政领导的价值观往往是影响整个单位或部门决策的关键 因素,而且行政领导的价值观会潜移默化的作用并影响到下级的价值观。试想如 果行政领导对环境保护持有保护性价值,在决策过程中必定会更加看重或者坚决 维护环境保护这个价值,这势必会带来公共资源更多投入到环保当中去或者说不 投入到破坏环境的行为中去,进而会影响到辖区内的全民行为。因此,研究行政 领导群体或个人的保护性价值观的结构和特性,对于上级组织部门来说,是用人 或者调人的良好标准;对群众来说,是一个好公仆的衡量标准;从自身来说,是 行政风格树立的法宝。



热文推荐
猜你喜欢
友情链接: 医学资料大全 农林牧渔 幼儿教育心得 小学教育 中学 高中 职业教育 成人教育 大学资料 求职职场 职场文档 总结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