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财政支农惠农政策解读

发布时间:

  一个共识已经非常明确:解决中国“三农”问题,既要在“三农”自身寻找出路,也需要强有力的外部推动。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关于的相关资料,希望对你有帮助!!!

  

  一个共识已经非常明确:解决中国“三农”问题,既要在“三农”自身寻找出路,也需要强有力的外部推动。从现实情况看,目前的外力主要来自两个方面:市场和政府,其中在政府推动力量中,财政支持“三农”政策居于十分重要的位置。2004年,为了加快解决“三农”问题,中央政府在实施宏观调控中出台了一系列更直接、更有力的政策措施,体现在财政上,不仅用于“三农”的资金投入绝对量最多,资金投入的增长幅度也是*年来最高。更重要的是随着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财政支持“三农”的指导思想和支持方式发生了重要的变化,这种变化从某种程度上讲,改变了国家与农民之间传统的利益分配格局,对促进城乡统筹发展、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战略目标,具有一种里程碑性质的重要意义。

  一、财政支持“三农”政策的初步分析

  现行的财政支持“三农”政策体系是逐步演变而来的,经历了一个不断调整、改革、创新的过程。目前包括支出政策和税收优惠政策两个方面,主要是通过国民收入分配和再分配,运用投资、补助、贴息、税收等政策手段对农业农村发展给予支持。在支出方面。目前中央财政直接支持“三农”支出有15大类,按照这个口径,1998?2003年,中央财政直接用于“三农”的支出累计9650亿元[1]。重点用于包括大江大河治理在内的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农业科技进步和农业结构调整、农业综合开发、林业生态建设、抗灾救灾、农村扶贫开发、农村税费改革和农村其他改革、农业行政事业管理、农村中小学教育、农村卫生、农村社会保障和救济等。在税收方面。主要有农业税轻税政策、农业税减免政策、农产品加工增值税抵扣和出口退税政策。此外,国家财政还通过利用外资支持农业农村发展。

  分析*年来财政支持“三农”政策的转变和形成过程,主要有以下六个特点:

  一是中央财政支持“三农”支出总量保持较快增长。由于体制和财力状况,1998年以前财政支农资金总量规模比较小,1997年中央财政支持“三农”支出700亿元左右,全国各级财政用于“三农”的投入大约在1500亿元左右。1998年,国家实施积极财政政策,当年中央财政支农资金总量增长高达40%以上,主要是国债资金用于长江、黄河等大江大河治理的投入增加较多,此后这个规模一直保持在300?400亿元。到2003年,中央财政支持“三农”支出规模1950亿元,比1997年增长1.78倍。2004年,中央财政年初预算用于“三农”的支出比2003年增加300亿元,增长20%以上。加上后来中央出台一系列政策的因素,实际执行结果,中央财政用于“三农”的支出2626亿元,增长22.5%,资金投入数量和增长幅度均为*年来最高。

  二是中央财政支持“三农”支出结构发生显著变化。由于改革开放初期国家大幅度提高农产品价格,加上流通体制改革的原因,主要用于流通领域的农产品政策补贴支出一直在“三农”支出中占有最大的比重,1998年为35.29 %。1998年主要江河发生特大洪水以后,借实施积极财政政策之力,国家加大了对主要江河堤防建设和病险水库除险加固的投资,加大了对长江中上游和黄河上游林业生态建设的投入,水利和林业的支出比重大幅度上升,6年用于水利建设和林业生态建设支出分别为1700多亿元、1300多亿元,分别占中央财政支持“三农”支出的17.1%和13.3%。2000年以后,随着农村税费改革试点的*┐逅胺迅母镒浦Ц吨С鲋鸩匠晌醒氩普С帧叭敝С龅囊桓鲋匾糠郑戎卮2000年的0.8%迅速提高到2003年的15.88%。与此同时,农产品政策性补贴下降到2003年的22.01%,下降13个百分点。从农业内部结构来看,由于一度粮食过剩,直接支持粮食生产的支出有所下降,原先设立的发展粮食生产专项资金到期取消,支援农村生产支出和农业综合开发资金中用于农业结构调整、发展经济作物多种经营的支出有所上升。

  三是*┐逅胺迅母锔谋淞斯フ肱┟瘛叭 ⒂琛钡拇掣窬帧E┐逅胺迅母锸桥┮蹬┐宸⒄菇胄陆锥我院螅持醒搿⒐裨何饩觥叭蔽侍庾龀龅囊幌钪卮缶霾撸彩1998年以来财政支持“三农”政策的全新内容。从2000年安徽省试点,到2003年全面推广试点,农村税费改革不仅使全国农民负担普遍减轻约40%;而且实现了改革第一阶段“减轻、规范、稳定”的目标,逐步理顺了长期以来模糊不清的国家、集体、农民的经济利益关系,改变了政府与农民之间“取多、予少”的传统利益分配格局。按照WTO贸易规则计算,我国水稻、玉米、小麦等农产品单位含税和财政补贴相抵,过去一直是“负保护”,这也是我国水稻、玉米、小麦等农产品成本高于美国等同类产品的原因之一。农业税减免后是“正保护”,这也是“取予”关系转换后的结果。国家与农民之间传统利益分配格局的再一次转变,其意义在某种程度上不亚于实行家庭承包经营的农村改革。

  四是把农村社会事业发展和公共基础设施建设逐步纳入公共财政的支出范围。过去对“三农”的支持主要是支持农业生产,而农村道路桥梁等基础设施和教育文化卫生等社会性支出基本靠农民自筹解决,导致农村“三乱”和干群关系紧张。党的十六大提出“统筹城乡社会经济发展”后,从2003年起,中央财政用于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和农村教育卫生等社会发展方面的支出大幅度增加。农村社会事业发展和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开始逐步纳入公共财政支出的范围。

  五是支农支出方式发生重要转变,对农民直接补贴的比重大幅度提高。长期以来,财政支农方式主要是以间接为主,或者是项目投资、项目补助,或者是对流通领域的间接补贴,对农民或农业直接补贴的比重比较低,只有农村救济费、农业税灾歉减免等,数额极小。实行退耕还林工程和农村税费改革以后,支农支出的方式开始发生转变。2003年,中央财政支农支出中,属于直接补贴农民的部分包括农村税费改革转移支付、退耕还林补贴、农业税灾歉减免补助、农村救济费、森林生态效益补偿,农民直接受益的比重约占28%左右。2004年,又新增了粮食良种补贴、对种粮农民直接补贴、农业机械购置更新补贴等项目,初步计算,农民直接受益的比重占36%。支农方式的转变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财政支农资金的效率,而且也说明了我国开始以市场为导向,充分利用世贸组织的规则制定实施财政支持“三农”政策。

  六是财政支农指导思想从以农业生产为本向以人***农民***为本转变。*年来,国家财政支农政策实现了从支持农业生产,到支持农业结构调整,再到支持农民增收的转变,在“多予”、“少取”、“放活”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促进农民增收的措施。包括农民就业技能培训、支持农业产业化、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扶持粮食主产区、农村税费改革及取消农业特产税、降低农业税税率或免征农业税、清理欠发农民工工资等。目前这些政策已经开始显效,特别是2004年,由于政策力度大,直接作用强,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2936元,比上年同期实际增长6.8%,1成为自1997年以来农民收入增幅最高的时期。与此同时,中央财政不断加大支持扶贫开发的投入力度,1998?2004年,中央财政扶贫支出累计达到732.93亿元,支持贫困地区改善生产生活条件,提高贫困地区农民收入,使农村贫困人口由4210万人减少到2600万人,贫困发生率下降到3%。

  二、财政支持“三农”政策的基本评价

  任何事物都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以2004年作为重要分水岭,经过多年来的不断调整、创新,一个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大体相适应,以*┐迦嫘】到ㄉ韬痛俳┟裨鍪瘴勘辏匀繁9伊甘嘲踩⑼吵锍窍绶⒄埂⑼*┐甯母铩⒓涌炫┐迳缁崾乱等娼降任饕谌莸男滦筒普С帧叭闭呖蚣芴逑狄丫韵帧U庵中碌恼呖蚣芴逑稻」苎有斯ヒ恍┱叩哪谌荩浒睦砟睢⒅饕吣谌莺驼咦饔梅绞剑胍郧跋啾扔凶疟局市缘母谋洹

  第一,“让公共财政的阳光逐步照耀农村”成为新时期财政支持“三农”的重要指导思想。公共财政资源配置向农村覆盖,不仅是公共财政理论建设和实践方面的重大创新,而且与农业“重中之重”的认识、“城乡统筹发展”的方略、“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针等构成了新时期解决“三农”问题的全新理念体系。

  第二,“两减免三补贴”彻底打破了国家与农民之间的传统的“取予”关系格局。从新中国成立到20世纪70年代末,我国工业化的*饕揽看优┮导橙』圩式穑矣肱┟裰涞摹叭 痹对洞笥凇坝琛薄8母锟乓院螅宜淙淮油度胱式稹⑻岣吲┎芳鄹瘛⒏纳婆┮得骋谆肪车确矫婕哟罅硕耘┮档闹С郑叭 贝笥凇坝琛钡母窬置挥蟹⑸咀洹2004年首次出台的“两减免三补贴”政策,不仅宣告了延续上千年的“皇粮国税”历史的终结,而且使国家与农民之间的利益分配关系发生了本质性变化,同时昭示了“城市支持农村、工业反哺农业”的开始。

  第三,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布局财政支持“三农”的各项政策。新的财政支持“三农”政策体系,强调以人为本,突出协调发展,围绕农村全面小康建设战略,以促进农民增收和确保国家粮食安全为重点,把支持农业生产与加强生态建设结合起来,把支持农村经济与发展农村社会事业结合起来,把繁荣农村与加快城市化有机结合起来。政策布局逐步朝着促进“五个统筹发展”方向进行调整。

  第四,直接补贴农民成为财政支持“三农”新的重要支持方式。据计算,2004年中央财政支持“三农”支出中农民直接受益的比重达36%,比上年提高了8个百分点。全国农民由于政策因素人均增加收入40?50元,粮食主产区的农民增收更多。直接补贴农民,不仅显著提高了农民直接受益的程度,而且政策导向明确,激励效应大大增强。从2004年农业农村经济运行的结果看,能够实现粮食增产、农民增收的“双增”目标,主要因素是“天帮忙、人努力、粮价高、政策好”,其中,政策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一是充分调动了农民种粮积极性,增加了粮食播种面积,为全年粮食增产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二是大幅度增加了农民的收入。同时,直接补贴方式的广泛运用为进一步完善财政支持“三农”政策也提供了一个契机。

  这些带有根本性的转变,对于推动城乡二元结构转变、*狻叭蹦烟猓杂诠菇ü膊普逯啤⑼晟乒膊普砺劢ㄉ瑁杂诨鄯岣缓旯鄣骺鼐椤⒓忧慷耘┮档闹С直;ぃ哂卸喾矫娴幕庖濉5魏问挛锒际且环治摹K孀殴ひ祷⒊鞘谢腿蚓靡惶寤痰募涌欤┮蹬┐寰蒙缁岱⒄菇肓艘桓鲂碌慕锥巍C娑孕虑榭觥⑿滦问疲中械牟普С帧叭闭咛逑狄泊嬖谝恍┍冉贤怀龅奈侍狻

  第一,粮食安全长效机制没有形成使得财政支出潜在压力加大。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粮食供需关系曾经历几次波动,经历了粮食大幅度增产、库存过大、财政负担过重,到粮食连续减产、库存持续下降的过程,短时间内出现如此大幅度波动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农业政策在支持粮食生产和农业结构调整***压粮扩经***之间的不断变化,确保粮食安全的长效机制没有形成。2003年年底出现的粮价大幅上涨,中央政府在加强宏观调控中采取了一系列刺激粮食增产的措施。目前,已经出台的政策有,对种粮农民的直接补贴,对大豆、小麦、玉米和水稻等的良种补贴,农业基本建设投资和农业综合开发资金向粮食主产区倾斜,免征农业税或降低农业税税率,大型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土地出让金集中一部分用于农业土地开发,农业生产资料价格补贴,粮食流通体制改革。这些政策直接力度大,效果明显。2004年全国粮食总量4695亿斤,增产388亿公斤1,比上年增长9.0%。除了上述这些直接的支持政策外,还有一项重要的粮食政策措施,就是最低收购价政策。2004年,由于市场粮价普遍高于最低收购价,实际上财政没有为此发生支出。但随着粮食供求关系的转变,一旦市场粮价降至最低收购价之下,国家将按最低收购价敞开收购,价差补贴及所需其他费用最终还将由财政特别是中央财政承担,潜在的支出压力随时可能浮出水面。

  第二,财政支持“三农”政策的导向作用没有有效发挥。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财政对“三农”的支持,一个重要方面就是通过各种有效的杠杆,引导、鼓励社会其他方面进入农业农村,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但从目前看,财政政策的导向作用没有很好的发挥,社会其他方面投资农业农村的比重下降。2001年的一个研究1分析表明,当年全社会对“三农”的总投资为14280亿元,其中各级财政投入3331亿元,占23.3%;信贷资金3030亿元,占21.2%;农户投入7018亿元,占49.1%;企业***包括农垦农场等***投入812亿元,占5.7%;利用证券市场筹资和利用外资89亿元,占0.6%。从趋势看,只有财政投入的比重在上升,并保持10%以上的增长率,其他方面的比重均呈不同程度的下降。据统计,2002年,在中国所有金融机构的贷款余额中,农业和农村中小企业贷款只占全社会贷款的10.4%。2龙头企业和农户贷款难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如果仅仅依靠财政加大对农业农村发展的投入将很难满足日益增长的资金需求,而且与建立和完善市场经济体制也不相符合。原因之一,是农业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农业农村投资的良好环境没有形成,盈利少、风险大制约着工商资本和社会其他资本进入农业农村发展领域。原因之二,是对由市场机制调节的领域、产业、环节,政府和财政如何支持,没有找到很有效的途径和手段,每年投入的资金也很有限。原因之三,财政资金使用比较分散。目前,财政支持“三农”支出的科目分类、管理体制和格局是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下演变而来,在每一个政府级次中,财政支农资金大都分属多个政府职能部门管理,由于部门之间对中央统一政策的理解、管理要求不同,往往会导致同一性质、同一用途的资金分散在多个项目、多个地区。目前比较典型的表现在基础设施建设和生态建设方面,水利建设分别有来自水利部门、发展与改革委员会系统、财政部门等,退耕还林工程资金有林业部门、发展与改革委员会系统、财政部门等,有限的资金无法形成整体合力,直接或间接地弱化了政策的效力强度。

  第三,财政对“三农”投入与政府财力增长不对称,农村公共品供给投资机制不健全。一是中央财政和省级财政投入多,市***地***、县、乡***镇***级财政投入少。初步统计表明,目前财政用于“三农”投入中,中央财政和地方各级财大体各占50%,其中,在西部地区,中央财政投入大约占65%以上,中部地区大约占55%左右。主要原因,一是一部分地区县乡经济发展水*低,财政相对困难。二是体制不顺,责任模糊,财权和事权不明晰、不对称。二是对水利投资偏重大江大河治理、城市防洪和调水,农村小型水利设施建设投入不足。据有关部门研究,*年来虽然用于农业、水利、林业等基本建设投资增长比较快,但投向重大水利工程和生态建设等全社会普遍受益的项目的比重高达80%,而真正用于增强农产品市场竞争力和改善农民生产生活条件方面的投入不足20%,特别是农村小型水利建设投入严重不足,农村税费改革以后,这个问题表现得更加突出。三是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事业投入来源渠道少,投入不足。农村税费改革以前,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和教育、卫生等社会事业发展主要依靠农民投资投劳,每年大约在750亿元左右。农村税费改革以后,由于农村“两工”的逐步取消,“一事一议”15元的上限控制,原先由农民承担的投入来源大幅度减少。尽管中央财政转移支付不断增加,预算内专项用于农村教育、卫生的支出增长幅度也很大,同时,逐步增加对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和农村社会事业发展的投入,但由于中西部经济不发达地区县乡财政困难,财力有限,财政用于县乡道路、农村能源、小型水利设施等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和教育、卫生等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等方面的投入与实际需要仍然存在比较大的缺口。

  第四,农村税费改革成本越来越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范围越来越宽。农村税费改革以来,为弥补县乡财政出现的短收,中央财政已经安排了巨额转移支付。这是目前中央财政支持“三农”支出中增加最多、增幅最大的项目。随着改革试点的深入和免征农业税,农村税费改革的成本越来越大,还可能产生一些新的“改革成本”,至少还有四笔账。一是农林场的税费改革。目前绝大多数农林场没有参加税费改革,农工的税费负担已经明显高于周围农村农民负担,*┛雅┏×殖∷胺迅母镄枰醒氩普才畔嘤Φ淖浦Ц丁6侨棵庹髋┮邓啊N蠢醇改昴谌┮邓叭猓兰菩枰黾幼浦Ц200多亿元。三是税费改革后的农村公益设施建设。税费改革以后取消了“两工”,少量的公益事业投资通过“一事一议”来解决,多数农村基础设施投资需要公共财政承担,如乡村道路桥梁、小型水库和灌渠等水利设施建设和维护等。四是农村税费改革引起的一次性改革成本。如精简乡镇机构和人员需要的安置费用,清理化解乡村债务可能引起的相应支出等。这些都需要给予关注。

  总之,随着农业税的逐步取消和直接补贴规模的增加,国家与农民的经济利益分配关系由过去“索取”机制向“给予”机制转换,这种转换符合科学发展观和“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与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方向基本一致,面临的问题也是随着政策转型而生,需要客观地对待,积极地寻求不断解决的措施和途径。

  三、完善财政支持“三农”政策面临的发展要求

  随着2004年中央各项“三农”政策的贯彻落实和国家宏观调控措施的到位,农业农村经济和整个国民经济运行处于良好的势态,这既为实现国民经济社会全面、快速、可持续发展和财政政策转型奠定了良好基础,也为进一步完善财政支持“三农”政策提供了有利的条件,提出了新的要求。

  ***一***稳定增加粮食供给仍然是宏观调控的一项重要内容。分析当前农业农村经济运行态势,今年粮食总产量达到4695亿公斤的年初目标。如果加上一部分进口,粮食供求紧张的状况将会得到缓解。但供给与消费之间仍将存在一定的缺口。与此同时,保障粮食安全和保证粮食供求*衡的长效机制还没有稳定形成。因此,进一步提高粮食产量,增强粮食综合生产能力仍将是今后一段时期农业农村发展的一项重要任务,也是继续加强宏观调控的一项重要内容。对于财政来讲,就是要从国家安全的大局出发,通过有效的措施,通过建立完善的市场调节机制和适度的干预、支持机制促进粮食的有效供给。

  ***二***增加农民收入,拓展农村消费是实现国民经济*稳增长和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一项重要任务。提高农民收入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核心,也是今后一段时期农业农村工作的首要任务。由于政策推动、价格上涨、气候等因素,2004年,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2936元,比上年增长6.8%。但与城市居民收入相比仍有相当大的差距,而且从目前的情况看,今后一段时期内农民增收空间有限,难度加大。农民收入的低水*使得拥有*8亿人口的农村消费市场难以扩张,消费结构难以升级,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国民经济*稳增长和经济结构的调整。相比较而言,现阶段农村居民的收入消费弹性系数远远大于城市,因此,提高农民收入不仅对解决“三农”问题,对于实现国民经济和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均有重要意义。这客观要求财政政策要针对农民增收的关键环节和农村消费的外部环境进行有效的支持。

  ***三***调整支出结构,继续加大对“三农”投入是财政政策转型和建设公共财政体制的题中之义。“让公共财政的阳光照耀农村”、“建立覆盖农村的公共财政制度”在2004年的财政支出特别是中央财政支出中已经得到了初步的体现,传统的公共财政资源配置格局有所松动,但没有根本性的变化。分析1998年以来中央财政用于“三农”支出的情况,尽管支持“三农”支出保持持续增长,但占中央财政总收入***包括中央本级收入和上解收入***或总支出***包括中央本级支出和中央转移支付***的比重没有相应提高,并且年度间不均衡。1998年比重最高,分别为21.41%和18.23%;2003年比重最低,分别为15.46%、12.27%;2004年有了大幅度回升。因此,作为公共财政建设的重要内容,随着财政政策的转型,财政支出结构调整的重点之一就是要切实加大对“三农”的投入,逐步实现由过去“农业支持工业、农村支持城市”向“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转变。这也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和适应经济发展阶段转变的要求。

  ***四***经济全球化迫切要求提高中国农业整体素质和增强农产品市场竞争力。加入WTO以后,中国农业日益融入世界经济,中国农产品面临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的竞争,单纯依靠政府补贴既不能从根本上增强农产品市场竞争力,也不符合国际贸易规则,必须依靠科技化、市场化、规模化从整体上提高中国农业素质,不仅使中国的农业能够养活中国人,而且要使从事农业的人能够富裕起来。

  四、完善财政支持“三农”政策的几点建议

  按照党的“十六大”提出的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和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今后一段时期内解决“三农”问题的任务,主要分为三个方面,第一,加强农业基础地位,促进农产品的有效供给和农业现代化建设。特别是粮食棉花等大宗农产品的现代化生产经营和有效供给。第二,深化农村改革,完善农村市场经济体制。第三,提高农民收入水*,缩小城乡和区域间差别,促进城乡社会经济协调发展。因此,进一步完善财政支持“三农”政策,必须立足稳定增强粮食综合能力、较快促进农民收入增加这两个主要目标,不仅要保持必要的支出增长幅度,体现公共财政资源分配向农村倾斜;而且要合理确定支出重点,优化支出结构,在解决“三农”问题中有效配置公共财政资源。

  ***一***保持必要的财政支持“三农”支出的增长幅度。资金投入是党和政府关于“三农”政策得以贯彻执行的基础,这客观上要求今后一段时期内财政支持“三农”支出必须保持一个较高的增长幅度。随着我国经济发展阶段的转变和国家财力的增强,保持较高的增长幅度,不仅必要,而且也有可能。关键是要切实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和财政支出结构,通过多种途径,逐步建立多元化稳定增长的财政支持“三农”资金的投入机制。第一,保证国家财政对农业资金投入的法定增长,认真落实人代会通过的农业财政支出预算。第二,调整存量与调整增量并举,以调整增量为主。在存量调整方面,重点是深化机构改革,压缩行政事业经费和人员经费,增加现有财政资金中用于农业发展的比重;在增量调整方面,逐步提高新增支出中用于农业农村的比重,逐步提高国债资金用于农业农村的比重。第三,发展农业是各级政府的共同责任,中央财政要增加对农业的资金投入,地方财政特别是省一级和地市级财政也要不断增加对农业的资金投入,过去虽然在政策上有要求,但缺乏硬性的规定。第四,开辟新的资金来源渠道。当前主要是落实“土地出让金一部分用于农业土地开发”的政策。第五,整合农业财政资金,提高支持效率。第六,制定税收、补贴、贴息等方面的优惠政策,建立农业投入的激励机制,积极鼓励和引导农民、工商企业资金、信贷资金和外资等增加农业投入。

  ***二***根据发展态势和公共财政原则,合理确定财政支持“三农”资金的有效配置。对照过去7年中央财政支持“三农”支出情况,今后一段时间内中央财政支持“三农”支出将有一些新的变化,其中有的支出会增加,有的支出会保持稳定,有的支出会减少。一是随着国债规模的缩小和大江大河治理任务的逐步完成,水利基本建设投资将会逐步减少,这就有可能调整一部分资金用于农村中小型水利设施建设、农业综合开发、农业科技等方面,重点加强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稳固基础。二是农村税费改革和相关配套改革的投入可能是今后几年增长较快的一项,但在完成农业税减免后将稳定在700亿元左右。三是林业生态支出继续增加,但随着退耕还林进度的放慢和天然林保护政策的完善,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京津风沙源治理和森林生态效益补偿等四项支出规模将控制在每年400亿元以内。四是随着粮食市场的放开,一定时期内农产品政策补贴的总量有可能增加,但比重会有所下降。五是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和教育卫生事业支出将大幅度增加。各级财政将把新增教育卫生文化支出主要用于农村,同时,农民就业技能培训、农村扶贫和救济等方面的支出也应有较大增长。

  ***三***抓住重点产品、重点区域和重点环节,促进建立粮食安全的长效机制。总的原则是“财政重点保障粮食安全,市场为主发展多种经营”。在品种上,财政主要支持水稻、小麦、玉米等主要粮食作物的良种补贴、病虫害防治、科技推广、水旱灾害救济、粮食安全储备等。在区域上,中央财政主要支持粮食商品率高、外调粮食多的13个粮食主产区,其中重点是黑、吉、辽、湘、鄂、皖、赣等7省区。在环节上,重点促进粮食安全长效机制的形成。一是坚持粮食直补政策,把粮食直补从“农民收入补贴”转变为“粮食生产补贴”,与粮食商品粮数量或产量挂钩。二是相应增加主要粮食品种科技攻关和技术推广的投入,提高粮食生产和储备的科技含量。三是实行最低收购价要限制品种、政策量化。品种、区域范围不宜过大,便于财政部门提前测算出所需支出,落实相应资金,发挥最低收购价的保护作用。四是坚持走粮食生产经营的市场化、规模化道路。放开粮价和销售,使粮价上涨到粮食生产和经营有利可图的水*,调动粮食生产者的积极性。同时在良种补贴、直接补贴、农业机械补贴、基础设施投资、农业综合开发等方面实行规模化政策导向。通过市场化、规模化、科技化建立国家粮食安全的长效机制。

  ***四***贯彻科学发展观,加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完善林业生态建设机制。一是在压缩国债项目规模和巩固大江大河治理阶段性成果基础上,调整一部分水利投资用于农田基本设施建设。重点支持大中型灌区、中小型水利设施、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土地治理等。二是及时总结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防沙治沙、森林生态效益补偿等工程的经验,改进投入机制和资金管理办法,解决工程到期后的后续资金来源问题,防止出现过度依赖财政投入,逐步形成生态建设的良性循环。

  ***五***让公共财政的阳光逐步照耀农村,区分东中西部地区采取不同的支持政策。坚持公共财政覆盖农村方向和分类指导、支持的原则,逐步打破城乡二元结构,实现城乡协调发展。要充分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允许具备条件的地方如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等先行探索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医疗、养老等制度,及时总结经验。从中央财政来讲,要把公共财政覆盖农村的重点放在中西部,抓住几件事情作为突破口来推动公共财政向农村延伸。一是逐年增加对“六小工程”的财政投资,取代农民集资、投工投劳自办公益事业;二是对“非典”和爱滋病等传染性疾病实行城乡统一防疫和免费治疗,完善农村卫生防疫体系,逐步建立完善以大病统筹为主要内容的新型合作医疗制度;三是对进城务工人员统一纳入当地城镇公共财政的支出范围,给予*等的“市民待遇”;四是中央财政扶贫资金要集中用于扶贫工作重点县,在着力解决2900万特困人口温饱问题的同时,加大对贫困地区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和教育卫生等事业发展的支持。

  ***六***着力建立财政支持“三农”政策有效引导机制。第一,发挥财政资金和政策“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引导社会资金投资农业。通过对现有财政支持农业资金使用方式和政策进行适当调整,鼓励农民和企业充分利用市场机*腥谧世┱藕头⒄梗谋洳普抗淼木置妗U馍婕暗郊涌旄母锱┐褰鹑谔逑怠⒋俳ど套时就蹲拾炫┮档取4硬普嵌瓤矗饕墙饩鋈龇矫娴奈侍猓褐С峙┮挡祷菲笠怠⒅С峙┟褡ㄒ岛献骶米橹⒅С侄耘┗У男《钚糯R皇羌绦煤门┮悼萍汲晒式穑龀种行∨┮悼萍夹土菲笠档姆⒄埂6谴优┮底酆峡⒆式鹬邪才乓徊糠肿式穑扇〔喂傻姆绞接糜谂┮盗菲笠捣⒄梗⒒悠笠怠胺趸鳌弊饔谩H侵鸩礁慕耘┮盗菲笠岛团┎芳庸ひ档闹С址绞剑捎锰ⅰ⒉怪榷嘀质侄魏透芨税旆ǎ俳┮挡祷涌旆⒄埂K氖羌哟笾С峙┟褡ㄒ岛献骶米橹⒄沟牧Χ龋岣吲┟裼胧谐《越拥淖橹潭取N迨窃诟愫孟钟行《钚糯缘愫托《罘銎洞罱┗缘愕幕∩希剿骼┐蠊婺!A窃谧芙崤┮当O帐缘憔榈幕∩希鸩教剿髟诟鞯亟⑴┮当O展静⒀扒蟛普С峙┮当O盏恼咄揪丁5诙*┐逅胺迅母锖妥龃蟮胤骄谩⒉普暗案狻辈⒕伲谠黾又醒胱浦Ц兜耐痹銮康胤秸С帧叭钡牟屏驮鹑巍V醒胩岢雠┐逅胺迅母锓至讲剑谝徊健凹跚帷⒐娣丁⑽榷ā钡娜挝褚淹瓿桑衲昶鸾氲诙锥危挝袷恰傲饺∠⑷母铩薄<改昴谌馀┮邓敖崾沟胤教乇鹗桥┮迪氐牟普杖肜丛慈窦酰绻恳揽恐醒胱浦Ц独疵植沟胤郊跏眨崾怪醒氩普旱9亍R虼耍ソ舨扇∮行Т胧┲С帧镏胤阶龃缶煤筒普暗案狻保航庀叵绮普选R皇峭晟浦醒氩普灾形鞑康厍淖浦Ц吨贫龋徊酵晟剖∫韵虏普芾硖逯疲小笆≈惫芟亍钡牟普逯聘母锸缘悖繁O叵缯T俗牟屏Α6羌哟蠖灾形鞑康厍叵绶⒄咕玫闹С郑鸩礁谋渲С址绞剑怀鲋С值那蛑氐悖銮苛甘持鞑⑵独У厍认叵缇米灾鞣⒄沟哪芰ΑH呛侠砘炙爸植⑹实笨饕恍┑胤剿爸郑嘤Ω秤璧胤揭欢ǖ乃笆杖ㄏ蓿┐蟮胤讲圃础K氖遣扇∮行侄魏头绞剑贫⒋俳胤讲普哟蠖浴叭钡闹С至Χ取

  ***七***创新财政支持“三农”资金的管理体制和方式,提高资金使用效益。针对目前普遍存在的支农资金被挤占挪用,并且90%以上的挤占挪用现象发生在县乡两级的情况,建议按照“项目确定、拨款支付、检查审计三分立”和国库集中支付的原则,逐步实现财政支持“三农”资金的直接集中支付。今后中央一级和省一级***包括财政部门和主管部门***的支持“三农”项目可以由部门、市县确定和申报,资金全部通过国库支付机构集中直接支付到项目或农民。这样,一是可以对分散的资金起到整合的作用,通过一个渠道支付为资金整合提供有利的条件;二是项目确定执行、资金支付、资金监管三者分离,既有利于监管,又从源头上控制资金的规范运行,避免中间流失;三是支农资金集中支付与财政支出管理改革相一致,是把国库集中支付延伸到农业农村领域,不仅有利于深化农村税费改革,而且会对政府职能转变产生重要的积极影响。
?


友情链接: 医学资料大全 农林牧渔 幼儿教育心得 小学教育 中学 高中 职业教育 成人教育 大学资料 求职职场 职场文档 总结汇报